欢迎访问:888米奇第四色在线av-最新奇米第四色AV在线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被奉献的母畜

被奉献的母畜

“丽丽,这个夏天我要回老家两个月,你想和我一起回去吗?”每次比较正式的对话,峰都会这么叫母狗,他知道她很喜欢。母狗毫不犹豫的点点头,又汪汪叫了两声。“那你是作为狗还是作为人跟我回去呢?”



  母狗愣住了,呆呆的看着主人,“我的老家是很闭塞的山沟,小村子,不可能有什么秘密,如果是做狗的话,我没法像现在这样把你养在家里,要想个办法让全村的人都能接受你狗的身份,那样你就是村子里的一条普通母狗了。



  如果你想做人的话,这两个月我就不会调教你,因为我会说你是我老板,想到乡下渡个假,毕竟你比我大10岁,说女朋友的话,我父母肯定不同意。



  怎么样,如果做狗的话,就叫三声,如果不是就摇摇头。”



  沙丽听到主人的问题,先是一愣,但紧接着听到,“你就是村子里的一条普通母狗了”,沙丽立刻想到自己在陌生的山村,男女老少的眼前赤身裸体的奔跑,嬉戏,甚至撒尿,发情,或许身边还有几只真正的狗,这些场景令沙丽的荫道不受控制的急速收缩,Yin液透过贞操带的缝隙源源不断的渗出,沙丽的呼吸也急促起来,“难道自己真的希望被这么对待吗”虽然身体的反应已经明白的给出了答案,沙丽的内心还是激烈的挣扎着,犹豫着要不要跨出这一步,再听到“如果你想做人的话,这两个月我就不会调教你”沙丽抬头,看着峰主人,那么年轻,沉稳,冷静,虽然靠得那么近,却仿佛遥不可及,这一瞬间,沙丽的心中再没有一丝犹豫,她愿意做一切去取悦,接近她的主人,沙丽挺起胸部,发出清晰的“汪,汪,汪”三声,眼睛亮晶晶的望着主人。



  峰欣慰的摸摸母狗的头,明白她已经又跨出了一步,不愧是自己看中的母狗。“奖励你一下吧,主人很满意你的决定”得到峰的肯定,母狗兴奋的摇着尾巴,扑到峰的怀里撒娇,峰轻轻的抱了她一下,伸手抚摸她的荫部,果然已经Yin水泛滥了,把沾了Yin液的手指放到母狗嘴里让她尝尝自己的味道:“真是一只骚狗,比我老家的母狗还会发情”一边调笑,一边解下了母狗湿透的皮质贞操带丢在地下,“去,清理干净,不许留一点骚味”,看着趴在地上,用舌头清理贞操带的母狗,荫部还湿嗒嗒的流着粘液,“不要把地弄脏,都舔干净”,说完峰起身去房间拿小母狗的奖励品。



  那是一个飞碟大小的吸盘,可以固定在任何平面,峰把它固定在沙发前的地板上,吸盘的中间,可以直接安装配套的电动棒棒,也可以像现在这样,先装一根垂直于地面的钢管,然后再装一个与地面平行的电动棒棒,棒棒可以在钢管上滑动,方便调节高度,并且这是一个可以前后收缩,360度旋转的棒棒,收缩的长度,频率,旋转的圆周大小,震动的强度都由一个遥控器控制。



  装好之后,峰对好奇张望的母狗说“喜欢这个奖品吗”,母狗红着脸,汪汪点头。峰把母狗牵到棒棒前跪趴好,调整了一下棒棒的高度,让它正好对着母狗不断兴奋收缩的洞口,然后坐回沙发,面对着母狗命令道:“插进去一半,但不许自己动”,母狗往后靠着,粗大的棒棒撑开母狗瘙痒的荫道,不由低吟一声,不敢再插,停在那里,等候主人的命令,“好,现在好好体会,母狗是怎么被干的,兴奋的时候只准狗叫,发出一点人声,这次的奖励就取消,明白吗?”母狗急切的汪汪叫,荫道里的棒棒让她心痒难熬,这时候叫她做什么她都愿意。峰微微笑着,按下了遥控器,只见母狗浑身一震,然后身体慢慢变得粉红,嘴巴开合着,发出汪汪声,峰慢条斯理的开始研究这个复杂的遥控器,不停的变换各种设置,相应的传来母狗忽高忽低的汪汪声。



  沙丽从来不知道,自己的荫道可以有如此疯狂的感觉,一波波的快感似乎已经把自己炸飞,只剩下荫道在被无情的抽插,一圈大过一圈的旋转,似乎一直转到子宫深处,看着不紧不慢的按着遥控器的主人,沙丽觉得自己身体内的每一丝感觉都被主人毫不犹豫的开发出来,每一次抽插都像是一次高潮,沙丽汪汪叫着,一声高过一声,直到在巨大的快乐中喷射着阴精和尿液,浑身抽搐着晕迷在地上。



  十天后,一个中年司机驾驶着一辆豪华的凯迪拉克向某个偏远的山村开去,他哼着小调十分开心,这次的活轻松又好赚,只要把那个高傲的女经理和他的男助理送到她的老家,两个月后,再去把他们接回来就可以了,呵呵,女经理和她的小情人,这个世界女人有钱也要玩男人。



  他恐怕做梦也想不到,漂亮的女经理是全程赤裸的跪趴在男助理的脚下,期待着去陌生的山村做两个月的母狗。



  沙丽趴在主人的脚下迷迷糊糊的睡着,她的身体又有了小小的变化,一个星期前,主人带她去了一家非常隐秘的SM俱乐部,说是要为这次的旅行准备旅费,在一百多个宾客的面前,主人为她穿上了永久的|丨丨乳丨丨环,脐环,和阴Di环,上面刻有主人的名字。然后,又忍着疼痛,为大家表演了各种犬艺。



  俱乐部对她这只只有一个月狗龄的光头母狗十分感兴趣,希望主人以后可以经常带她来客串表演,在支付了预定的酬金外,又免费为她做了全身永久脱毛,现在她将会是永久的光头母狗了,主人再也不用费力为自己剃去毛发了,并且免费为她漂红了荫部,以前沙丽的身材十分完美,就是荫部的颜色,由于多年的性经验,变得有些暗沉,现在又恢复了粉嫩嫩的颜色了,主人还要求他们为自己打了最新的避孕针,起码半年之内不会怀孕,由于这种避孕针的原理是模拟怀孕的身体状态,从而使身体停止排卵,所以副作用就是Ru房涨大,兴奋时会分泌少量的|丨丨乳丨丨汁,Xing欲也会增强。



  峰看看外面熟悉的景色,踢踢脚下的小母狗,“快醒醒,起来穿衣服,已经到村口了。”



  母狗立刻起身穿上上车时的衣服,俨然一个女经理的形象,却是依然规矩的跪在峰的面前。



  “下车后,我会说服他们,你只要好好配合我,安心做一条母狗就可以了,明白吗?”母狗叫了两声,表示明白。



  车外,村里的小孩子们尖叫着跟着车跑,闻讯的村民们也纷纷探头围观。



  打发走司机后,主人一边和乡亲们打着招呼,一边向自己家走去,沙丽默默跟在后面,看着周围男人惊艳,女人羡慕,孩子好奇,老人慈祥的目光,不知道他们以后会以什么样的眼神看自己呢。



  当晚,打谷场灯火通明,除了已经睡觉的小孩,全村的人都应峰的要求聚集在这里,高台上,峰和村长坐着,沙丽局促的站在峰的身边,已经了解情况的老村长皱着眉头拿起了麦克风,“乡亲们,今天叫你们来开这个会,是有一件难办的事情要请大家表决一下,嗯,这个事情是这样的,这个跟阿峰回来的女娃子,小时候父母工作很忙,长年累月不在家,请来的保姆不负责任,一直把这个女娃子和狗一起养,等到她父母发现不对的时候,她已经5,6岁了,喜欢像狗一样跑,吃东西,大小便,虽然,这么多年一直想办法纠正,女娃子现在也能正常工作,可是,那个怎么说来着,嗯,就是她的心理已经扭曲了,说白了,就是她想做狗,不想做人,如果,强迫她做人的话,她就会有自杀的倾向,关于这个,阿峰是带了医生证明的。



  现在就是想让大家拿个主意,同不同意让她在我们村做两个月的母狗,另外,希望大家能为她保密,毕竟以后要是治好了病,她还是要嫁人的,哦,还有,为了感谢我们帮她治病,她会捐赠2万元给我们村,供我们村里的孩子们念书。



  事情就是这样子的,大家表决吧!同意让她在我们做母狗的,就举一下手。”



  村长话音刚落,下面就像炸了锅一样:



  “咋在我们村做狗呢。”



  “那她穿不穿衣服呢。”



  “会不会发骚勾引俺男人呀。”



  “这么漂亮,可惜了,要不给我做老婆吧,不要浪费了。”



  沙丽听着这七嘴八舌的议论声,感受着众人怜悯,好奇,探寻的目光,脸涨得通红。“还知道脸红,狗咋知道脸红呢。”



  “毕竟是人嘛,可能还是知道羞耻的。”



  “哟,我看不见的。”



  峰看大家,七嘴八舌没个主意,转头对着沙丽道:“沙丽,你真的想做狗吗”,看着主人的眼睛,沙丽趴下来汪汪叫了两声,众人又是一阵喧哗:“真的趴下了。”



  “还汪汪叫呢。”



  “看着还挺像狗的。”



  峰又说道:“如果想的话,就好好请求乡亲们吧”



  沙丽会意的跪着脱掉了全身的衣服,露出大红的项圈,雪白的身体,面向台下分腿蹲坐着,明亮的灯光下,身上的金属环闪闪发光,荫部清晰可见,峰突然伸手扯掉了沙丽的假发,沙丽怕丑的低下了头,村民们被突然出现的光头裸女震住了,直到峰为沙丽安上尾巴拍拍她的屁股,示意她下去打招呼,大家才反应过来,看着在人群中,摇着尾巴,舔着一个个村民的手的沙丽,小声议论起来:



  “真的是条狗呢。”



  “奶子真大,好象还在滴奶呢。”



  “呀,真不要脸,下面湿成那样子呢。”



  “发春了吧,比俺家阿花还骚呢。”



  说着说着,村民们渐渐放开胆子,动手在沙丽奶子和荫部摸几把,把沙丽弄得气喘吁吁,吐着舌头汪汪的叫。气氛倒是缓和下来了,在村长再次要求大家表决的时候,大家纷纷举起了手。



  第二天早上,沙丽迷迷糊糊间被一条热乎乎舔着她脸的舌头惊醒,看到眼前一公分处大大的狗脸,沙丽才意识到,她真的已经在李村(这个村子的名字)作了母狗,昨天开会回来后,主人就把她和家里的公狗小黑一起拴在院子里睡,还细心的为她全身喷了防虫咬的药水。沙丽爬了起来,犹豫了一下,终于伸出舌头舔小黑的脸表示友好。



  峰走出房门,就看到院子里两条互相舔来舔去,摇着尾巴的狗,嘿嘿一乐,装了两盘一样的狗食,也就是昨天的剩饭剩菜,招呼道“丽丽,小黑,吃早饭了”,小黑跑过来摇摇尾巴,就低头吃了起来,母狗却抬头看看主人,尾巴慢慢的晃着,峰沉下脸,喝道:“有狗还挑嘴的吗,以后小黑吃什么,你就吃什么,快吃,不许剩下”母狗抖了一下,低头吃了起来。“记住,以后一天早晚两顿,和小黑一样,早饭后带你去方便,其它时候不准乱撒。”



  沙丽吃完汤汁饭菜搅拌在一起的狗食,心想虽然看上去像泔水,味道倒也不坏。然后,又乖乖的让主人为她擦干净手掌,脚掌,并紧紧地包裹起来,这样就不怕弄伤手脚了,看来主人真的很爱护自己,什么都想的很周到。



  峰接着拿出4个铃铛,为沙丽挂在环上,再安上那根红色的尾巴,假发没戴,天太热了,然后就牵着沙丽出门了,小黑和沙丽并排跑着,不时地舔舔她。到了小树林,峰解开链条,拔出肛塞,拍拍母狗的屁股说,“去,撒撒干净,不然就要等到明天了。”



  沙丽撒开腿在树林里不停的奔跑,翘腿,射尿,尽兴之后,蹲坐着排泄,看着不远处同样姿势的小黑,和远处耐心等待她的主人,沙丽觉得畅快无比,仿佛丛林中的母畜一样自由自在,无忧无虑。主人还带着沙丽到了河边,让她狗爬游两圈算是洗澡,沙丽跟着小黑奋力的游着,不远处洗衣的村妇们指指点点,议论不止,隐隐传来“母狗”“大奶子”“不要脸”“挺可怜”的言语。沙丽看着游得欢快的小黑,心想:我也要像它一样快乐。就再也不去思索那些话语的意思了。



  中午,村里的大榕树下,峰和几个老人唠着家常,洗干净的母狗通体舒泰地趴在边上打瞌睡。远处嬉戏的小孩子们不时地跑过来,好奇地研究母狗,等她一睁眼,又一哄而散,如此试探几次,小孩们大着胆子蹲在母狗身边,用树枝戳她的奶子和下体,叮当作响,“咋和俺家的母狗阿花长得不一样呢,不长毛。”



  “城里的狗都不长毛吧。”



  “胡说,俺爹说是剃掉的。”



  “为啥呢?”



  “脏呗,可能长了狗虱,就把毛剃了。”



  “这样光光的倒是比俺家阿花好摸多了。”



  “嗯,是挺滑的,你们也摸摸看,奶子特别软。”



  “咦,它拿狗|丨丨穴蹭俺的手,好脏,都湿了!”



  “呀,发春了!”



  沙丽本来是驯服的任小孩们戳弄,研究自己,可是七八只手在自己的敏感部位,东一下,西一下的揉捏抚摸,忽轻忽重,加上小孩们的话语,沙丽开始发晕了,从十几天前的那次奖励后,主人就没有给过高潮,每次都是差一步的时候喊停,加上打了避孕针后,身体格外敏感,Xing欲旺盛,沙丽现在是一点就着,所以本能的用阴沪去蹭小孩的手,想要更多的快感。



  正聊得起劲的峰听到动静,把母狗扯到身前检查,让她四脚朝天躺在几个老人的面前,果然看到母狗呼吸急促,|丨丨乳丨丨头溢|丨丨乳丨丨,狗|丨丨穴湿成一片,不由喝道“懂不懂规矩,青天白日的骚成这样,真是欠操的母狗”老人们不太好意思看年轻大闺女这样赤身裸体的还露阴露|丨丨乳丨丨,不由劝说道:“阿峰,你让她这样在外面跑,早晚得出事,这村里壮年男子可百来个呢,保不齐就那什么了。”



  “是啊,虽说她当自己是个畜牲,可畜牲也没这样子发春的呀,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啊”



  峰抬脚在母狗的狗|丨丨穴上重重地碾了几下,原本湿漉漉,满是Yin液的阴沪粘上一层尘土,依稀可见一个鞋印。



  峰喝令舒服得汪汪叫得母狗,翘起屁股趴好,拿起一根树枝狠狠地抽母狗的屁股,每抽一下,还要母狗用狗叫声报数,报错一次就狠狠地抽母狗的阴沪一次,一时间,抽打声,狗叫声,铃铛声,此起彼伏。



  引来很多村民围观,“咋啦,咋啦,阿峰怎么抽她呢?”



  “哎,也不怪阿峰,这母狗发春发得厉害,不管是不行。”



  “哟,屁股都抽红了,狗|丨丨穴都抽肿了。”



  “神了,这样她还骚得厉害,那奶子不停的滴奶,抽一下还溅出好多骚水呢。”



  “真是欠操,欠抽的母狗。”



  “算了,阿峰,不要和头畜牲生气,你越抽她还越骚”峰不管周围的七嘴八舌,一下下的抽足20下才停下,看着口水眼泪鼻涕一塌糊涂的母狗规矩的趴在那里汪汪数着数。



  数完之后,峰抬头对着围观的村民们说:“让大家见笑了,刚刚三叔和六伯都担心这母狗在村里发骚惹祸,所以我先教训她一下,晚上还要麻烦大家聚拢了开个会,我会给大家一个交待的。”



  第一下抽打下来的时候,沙丽还没有搞清楚状况,本能的叫了一声,随后才感到火辣辣的疼痛,接踵而来的第二下抽打,把沙丽打蒙了,汪汪汪乱叫了一通,主人的回答是阴沪上火辣辣的一下,嫩肉痛的直跳,整个下身好象烧了起来,沙丽却是不敢移动分毫,想起主人的警告,认真的叫着数数,数着数着,沙丽想到自己从小到大没被打过一个指头,就是接受主人的调教,也只是罚她喝尿,或是不给高潮,现在第一次被打,居然是在男女老少的围观下,赤身裸体的被抽屁股,而且大家都知道自己是因为发骚被惩罚的,这个念头令沙丽全身一阵麻痒,主人的抽打反而疏解了这种麻痒,因为分心数错的惩罚更是令沙丽抽搐,发出的叫声却说不出的婉转。



  这一瞬间,沙丽知道自己完了,似乎看到欲望正拽着自己掉入未知的黑暗境地。



  晚饭后,打谷场上又是一片灯火通明,峰牵着低垂着头的母狗穿过人群走上高台,只见母狗满是鞭痕,红肿的屁股上写了“公狗专用”四个红色大字,后脑勺上写着“母狗丽丽欠操”,众人忍不住嘻嘻笑了起来,还纷纷念着那几个字,等到峰让母狗在台上对着大家分腿蹲坐好,又引来一阵哄堂大笑,原来母狗的头顶上写着“母狗”,前额上写着“丽丽”,两边脸颊上写着“欠操”。



  两个奶子上是大大的“Yin贱”,阴沪上写着“骚|丨丨穴”。



  看着这个满身红字,敞开红肿阴沪对着台下的光头母狗,众人嘲笑着,渐渐遗忘了她就是昨天在同样一个台上,红色长发,穿着高雅,让大家惊艳的女经理。



  沙丽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背后和头脸上写了什么,看看胸前和下体,以及众人的反应,也知道自己的样子十分Yin贱可笑,大家对她这个母狗的样子再也没有昨天的那种好奇,怜悯,每个眼神中她都看到了因为发骚而被抽打惩罚的自己,每个眼神都是人类看着低等牲畜的目光。



  沙丽明白即使现在自己站起来做人,也没人会把她当人看了,在这个村子里她只能做一只母狗,还是最Yin贱的那只。



  峰清了清嗓子,“我知道,虽然昨天大家的表决,一致同意让丽丽在我们村做母狗,但是很多人都担心这只母狗会发骚惹祸,今天确实也发生了一些不愉快,这里我向大家赔个不是。不过,我已经有了主意,这只母狗不就是发骚发得厉害嘛,既然欠操,就狠狠地操她,反正我们村有几十条公狗,还对付不了一只骚母狗吗,大家说是不是这个理啊”



  峰话音一落,下面就议论开了,“道理倒是不错,可让公狗干她,合适吗”“她就一母狗,不让公狗干,还让人干不成?”



  “是啊,说不定,她喜欢做母狗,就是想让公狗操呢。”



  “嗯,我看也是。”



  “可这么骚,俺们家的阿黄可吃不消啊。”



  “那就多找几条呗,再不行全村的狗一起上,俺就不信干不死她。”



  峰看大家议论得差不多了,就说“母狗给公狗干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,咱们大老爷们当然是和自己的媳妇女人滚炕头,谁会理这骚母狗呢,所以只要治了她的骚劲,也就没事了。



  不过,话又说回来,咱们村的公狗也没这义务操她,所以,哪家的狗受累操了她,自己记着用红颜料在她的狗|丨丨穴上滚一滚,再在纸上盖个|丨丨穴印,等她走的时候,一个|丨丨穴印50块钱,一次付清,也不能让咱们村的狗白受累不是”



  “这主意不错,就这么办吧”“哟,50块一次,俺家的阿黄得好好补补了。”



  “不会生出个狗崽子吧?”众人又是一阵喧哗。



  “大家放心,我带这母狗打了避孕针,连月经都断了,是个欠操不下蛋的主。”



  “那不是可以天天照三顿加夜宵的操她了,爽死她了。”



  哄笑声中,峰又说道“好了,既然大家伙都同意,那么就从现在开始吧,哪家的狗先来呢?”



  沙丽蹲坐在肿痛的屁股上,听着主人和众人你一言,我一语的商量怎么治她的骚劲,脑子里只有不断回旋的三个字“被狗操,被狗操,被狗操…”其它什么也听不进去了。



  等到她回过神来,事情已经定下了,她呆呆地被主人牵下台,趴在人群的中间,高高翘着屁股,不知道前面等着她的将是什么,却只能听从主人的命令继续下去,忽然主人的手在她的阴沪上摸一摸,好象是涂抹了什么上去,这久违的主人的抚摸,令沙丽瞬间燃烧了起来,紧接着主人离开的手,毛茸茸的触感覆盖了背部,随着粗重的动物喘息声,(论坛规则,修正删除)(论坛规则,修正删除)如此的高低婉转却分明是狗叫的声音。



  引得被牵着等待的其它公狗,奋力的想要挣脱主人的束缚。



  高空俯望下,灯火通明的打谷场中,震撼喘息的人类和兽类,围着疯狂交媾的两头牲畜,仿佛是某种祭祀奉献的仪式,而沙丽就是那头被奉献的母畜。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淫荡的母狗 下一篇:寂寞化石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